时管局档案馆汉化组

一个致力于翻译星际迷航系列非正史小说漫画的汉化组。

【翻译】《悬疑小说(Enigma Tales)》节选+每章信件体翻译(中)



本文由@莱伊琳娜之鹰 翻译


Cardassia Union卡达西亚联盟
Natima Lang 朗教授
Katharine Pulaski 凯瑟琳 普拉斯基
Jean—Luc Picard 让—卢克 皮卡德
Sayak 莎雅克
Damar 达玛


第五章

我亲爱的医生——

我们正在向北行进,有一点点偏西。让我们离开城区,来到居住区附近。这片区域叫做Paldar。曾经,如果你来到这里,你会为绿叶繁茂的街道和高大的郊区住宅留以深刻的印象。这是一片好地方,住着的大多是有教养的人——在你的文化中,他们应该是被称作“专业阶层”——公务员,学者,一大堆联盟的管理人员,还有医生们。很久以前凯拉斯的家也在这儿,但现在早已没有了。即使他有回到这儿的愿望,他也从来没跟我提到过。

Paldar是一个极其适合居住的地方,尤其是对那些想要拥有大家庭的人来说。我们趋向于拥有更大的家庭。实际上,我从最近的报告中得知,我们又有那种趋向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婴儿潮总是预示着兴旺和社会动力——至少开始是这样的。这些日子来,我们的出生率暗示着我们新的自信——我们感到未来的希望。在过去,我们生育很多孩子,是因为我们不觉得他们都能活下来——但不是在Paldar,当然,毕竟,这里还是个很文明的地方。但是生育的压力依然存在。提醒你一下,在旧政府苟延残喘的日子里,自治同盟到来之前,相信就算在这儿,你也能在街上看到排队等水的人。

但是直到那时之前,这儿都是一个舒适的地方,有着高大而宽敞的房子,古老ithian树下的林荫小道,小商店和宜人的咖啡屋。当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有时我会走在这条路上,看着窗户另一侧的人们生活,看着家人们聚在一起,然后想像那会是怎样的感觉。

现在,走在这里变成了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所有的房子都不见了,而家庭也一样。我猜测,当詹哈达来到这里,进行他们的死亡游行时,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并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自己头上。在他们眼中,死亡是为士兵准备的——或者是贝久人,或是穷人。这里死了很多人——在城市中所有的区域里,我想这儿是变化最大的。尽管在这儿失去了很多,有些人还是选择回来,我看到几栋老房子被小心的重建——甚至连窗框和金属栅栏这样的细节都被恢复了,门窗旁边还被装饰了精致的马赛克图案。我想,终有一天,这片区域会再次繁荣起来,家庭也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但那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它永远也不可能恢复的像原来一样了。

盖瑞克

〔未发送〕


第六章


我亲爱的医生——

现在我们来到了国度的心脏——Coranum山脉。曾经,联盟的权贵住在他们官邸里——像你们的希腊众神住在奥林匹斯山上一样——而整个联盟就是他们的游戏场。财富吸引财富,权利招来权利,到最后在Coranum住着的人可能也会住在卫星上。像是Tzenketh的Autarch,你可能不知道,他真住在月亮上,远远的高于那些他低头俯视着的——想必是在估摸他们到底是一群多么容易受骗的傻子——崇拜的仰望他的臣民们。

Ab—Tzenketh是一个荒唐的地方。以后我会跟你说更多有关它的故事。

让我们回到Coranum。我想住在这儿的人应该很快乐——毕竟都是有钱人。虽说我父亲曾住在这里,而我不敢说他是个快乐的人。他总是自我满意,但是从不快乐。他,像是在最后时刻管理卡达西亚的大多数人一样,完全与现实脱节了。不过,据我观察,那些富有而位高权重的人并不常为现实担忧:他们从现实中——以及他们自己行为的后果中——完全的被保护了起来。因此,我很欣慰我的父亲至少死在了监狱里。我很怀疑他是否在最后的日子里反省自己的行为——我想你应该能告诉我更多的细节——毕竟反省不是他的天性。但是,如果,哪怕是在一个极小的瞬间,他能明白——哪怕一点点——自己行为的意义,明白自己摧残了多少的生命……

当然了,我是在自我欺骗。你或许能想起来,他的遗言是命令接下来我要替他杀死谁。然后他试着用一个回忆来收买我,然后他死了。

出于某些你们星际舰队的顾问们应该不会觉得难懂的原因,我选择在这儿重建了我的家——就在我父亲宅邸的废墟之上。不过无论你有多么丰富的想象力,都不会觉得它像一个官邸——虽说它是由曾经官邸的碎片堆起来的。当初我回来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我只带回来了我在九站上得到的东西——在深空九站上时我将处所安排的很精简,希望有一天我会被突然叫回家。即使在黑曜石组织倒台之后,我知道没有什么短期的奇迹能让我回家,然而我依然保持着精简的习惯——我带回来一些书,一些衣服,一些照片和许多的回忆。这是一个开始。现在我大部分的家当都是从废墟中刨出来的。我生活在我的种族的废料和残骸之间。

我的家是由一些我找到的大块石料,以及星际联邦提供的一些建筑材料所砌成的五个小房间。首先我承认,这里看起来确实有点摇摇欲坠。不过我住在这里的生活很舒适:房间很舒适,椅子很舒适,厨房也很舒适。我是疯了才会离开。

当然了,我真正的骄傲是我的花园。我花了不少时间在这儿工作,帕玛克有时会帮我,虽说他有一种用触碰就能杀死植物的超能力——对一个医生来说,这种能力还真挺让人担忧的。不过他也不能造成太大的损失。草木适应力极强,花朵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就算是帕玛克也不能杀死岩石纪念碑。在晚上,当尘埃散尽,晚风清冽的时候,你可以坐在外面,在灯光下,在微凉的石头和草木的芬芳中,山下城市尽收眼底——你会满足于你所看到的。

哪天来拜访一下吧,你会喜欢山上的风景的。

盖瑞克

〔未发送〕


第七章


我亲爱的医生——

我们从山上下来了,但是对我来说,我们将要进入的地方一样精妙深奥。医生,我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我畏惧大学城。我个人受的教育更加狭隘,更加针对,而且意指产生出一些比较特定的学习成果。因此无论何时我来到这里都感到自己轻微的处于劣势。我的防御并不是特别的机智,但是有效——我穿上我最好的衣服,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使那些最出色的头脑都信服我是个卓越而见多识广的人。这里和我年轻时差不多——所有那些聪明的年轻人,他们大部分来自Coranum和Paldar里富有而舒适的家庭,都阅读丰富,能力超群。他们让我感到自己的粗俗和愚蠢。

或许在你的眼中,我不是那种能被人说得无言以对的人,但这是真的。而且,当然了,这有益于黑曜石组织。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感觉的人,因此我们的特工总是讥笑那些整天将自己泡在书海中,问自己能做出什么贡献的年轻人。我们从来没有为找不到愿意在大学里卧底的人而发愁过,虽说我们也没能成功几次——这得怪朗教授。

所以说当我参与重建大学的时候,我有没有感到一些满足?我不能否认。但我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故意的嘲讽和刁难。大学城在詹哈达手下遭受了极其严酷,并令人心痛的损失。现在每当我想到过去那失落的世界,我为我们曾经给那些年轻的生命平添了那么多灾难而后悔。而我只能为他们在面对那些尽全力想让他们变得愚昧无知的人的时候,展示出来努力学习的勇气而鼓掌。我想,朗教授和我一样喜欢大学这个主意,但她做的肯定比我好的多。

即便如此,站在大学的草坪上,我依然感觉自己是一个不速之客——我希望我值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在某个平行时间线上,那里,我们所有的人都能过上最好的生活,而我正坐在一个安静的屋子里,读一本好书。

盖瑞克

〔未发送〕


第二章节选(自备纸巾)

通常在晚上,盖瑞克和帕玛克在友善的沉默中工作一到两小时,然后用棋盘游戏,谈话,和一杯卡纳酒结束他们的一天。即使在他最忙的时候,盖瑞克也尽力保持这个习惯。然而在最近,他们的棋盘游戏变得断断续续了,而盖瑞克的谈话也不管用。这个晚上他们之间的沉默变得很紧张。盖瑞克,愤愤不平地在情报简报中挣扎了一天之后,终于放下了他的简报。

“算了。”他说:“说出来吧。”

帕玛克抬起头来:“说什么?”

“你对我很生气。告诉我为什么,然后我们又可以做朋友了。”

帕玛克放下了他的书。盖瑞克有点讽刺的注意到那是莎雅克的悬疑小说集。他连浏览它的时间都挤不出来,而帕玛克甚至都不喜欢悬疑小说。

“我没有生气。”帕玛克说:“我很疑惑。”

盖瑞克给他一个迷人的微笑。“我以为神秘莫测是我最吸引人的特质呢。”

这没奏效。帕玛克依然没有笑。“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普拉斯基——”

“哦!普拉斯基!”盖瑞克重新拿起了他的简报。“她完全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你知道皮卡德的怎么说她的吗?”

“我不觉得我想知道。”

“我无法相信他那样的男人会对别人有这样的评价,宇宙中真是充满了意外。但是——普拉斯基,她是多么不可思议啊!她会做出了不起的演讲,而这趟旅程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成功!她那无与伦比的贡献毫无疑问的值得奖章这个极大的荣誉!”

这是他为几天前的记者招待会写的大纲。在短暂而冰冷的停顿之后,帕玛克说:“如果不是更了解你,我会以为你在应付我。”

听到另外一个人声音中受伤的感觉,盖瑞克愧疚的看向他的简报。这正是他想做的。“我很抱歉。”他真诚的说。“我对普拉斯基没有意见,虽然我觉得她有点唐突无礼。”他举起手中的简报。“我真的应该继续读它。”

“在昨天我都没法让你读它。”帕玛克说。“今天你却看得入迷。”

“如果我告诉你这份文件里的内容,你就知道为什么了。”盖瑞克举起手,做出恐惧的样子。“如此令人震惊的恶行与丑闻,你都不敢相信——”

“不要应付我了,伊林!”

盖瑞克咬了咬他的嘴唇。“对不起。”

“她探望巴希尔有什么问题吗?”

盖瑞克盯着他的简报。沉默。“我真的需要读它。”

帕玛克说了下去:“她是他的同事,和他一起冒着失去声誉和职业生涯的风险去救安多利人。我知道你担心有人报复。但是他肯定是相信她的。”

盖瑞克咂了咂嘴,继续盯着他看的那一段简报。

“你永远都不会面对这事,对吧?你甚至都没有开始。”

盖瑞克继续盯着他的简报,然后他放弃了,把简报丢到一边。他直直的注视着另一个人:“我能说什么,凯拉斯?我记得第一次在深空九站上见到朱利安 巴希尔时的样子。”他在遥远的记忆中微笑。“你会笑出声的!他从头到脚都无可救药。如此年轻,如此笨拙,总是说错误的话,但是如此充满希望。而那有些……有些感染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没法活着度过流放。我是认真的。如果不是朱利安 巴希尔,我早就死了。”

“我知道他对你有多大帮助。”帕玛克说。

“不仅仅做为一个周到的医生。”

“我也知道。”

而盖瑞克也知道,从某种方面来说,这让他心痛。他挣扎着继续解释:“是他所有代表的事物。他在每个人——甚至是我——的身上看到闪光点的能力。去发现,去寻求,而不是屈服于现实……”他能听见他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我正在至一份悼词。他想。给一个还没有死的人。突然的,他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外面,首都的灯光对着黑夜闪烁,但是今晚它们显得更加朦胧。难道尘土已经扬起来了吗?盖瑞克用手擦了擦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帕玛克正站在他的旁边。

“这是个美丽的晚上。”帕玛克说。“我知道你想念你在Coranum的家,但是我喜欢这里。我爱这儿的景色。”

盖瑞克闭上眼睛。“我无法承受这个,”他轻声说。“去探望他。所有那些的聪慧,品格,热情……”他战栗着。“然而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一个间谍游戏!在所有他能做出来的,荒唐可笑的事情中!毕竟我曾说过:‘不要玩间谍游戏,朱利安,游戏会吃了你。’”他摇了摇头。“他应该呆在全息甲板里,晚礼服和香槟。这世上已经有太多间谍了,太多了,所有都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毒害自己的生命。”

“你没有办法命令他做什么,伊林。而且我不认为他能做出任何不一样的事情,却依然是他自己,是那个你爱的人。”

这,盖瑞克想,就是苦涩的现实。他想要回到椅子和情报简报旁边,但是帕玛克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定在那里。盖瑞克没有反抗,转过身看向窗外。他希望能在他的花园里。他能感到好受点儿,在他的花园里。

“你看到了什么?”终于,帕玛克说。

“你正在为我策划一个新的职业生涯吗,作为导游?”

帕玛克笑了。“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就行。”

“我看到了我总是看到的那些。那条河,议会大厅,阿伦 葛莫纪念花园旁边的路灯。”难以解释为什么他的目光移到了那里。“达玛的纪念碑。”

“不要悲观。”帕玛克说。“去寻找生命。”

“我看到Torr城边的公寓,飞行器川流不息,一列货车经过,如此忙碌,如此明亮。”

“我好像都闻到了gelat的香气。”帕玛克笑着说。

“大学城,一侧有一块黑斑——那里的土地依然荒废着。但你说不要悲观。”

“看那些灯光。”帕玛克说。“他们会是什么?”

“学生们,忙碌着,或许吧。活着,爱着,笑着,希望着。我希望……”

“你在黑耀石组织真是一种浪费。”

盖瑞克继续望着城市。“我明白了。当然,过去的阴影,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是吧?在我们能彻底埋葬它们之前,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但是你是对的——你总是对的。我看到了光明,我看到我们已经走了多远。十年之前,这里是一片焦土,而现在……”

“看看你的成就,伊林·盖瑞克,你的希望。”帕玛克轻声说:“你说,朱利安·巴希尔救了你的命。以便你回到这里。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他,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一份不可思议的致敬,不是吗?”

或许吧,盖瑞克想。他为凯拉斯尝试帮助他而心存感激。但是致敬对朱利安 巴希尔又有什么用呢?每一天,他都坐在楼上,看着同样的景象。但是盖瑞克知道他看不见,他看不见任何东西,没有任何曾经组成他的东西还在那里。盖瑞克想,为了恢复巴希尔,他会牺牲整个联盟——但是这不能。没有什么重要的手段,巨大的牺牲,可以恢复那关键的火花。他所能做的只有希望,而盖瑞克恐怕这只是在自我安慰罢了。

但这不是帕玛克的错。盖瑞克从窗户旁转过身,轻轻地,将手放在他朋友的肩膀上。“比我想象中的更不可思议。”

他笑的太欢快了,帕玛克皱起眉头。盖瑞克回到了椅子旁边,拿起了他的简报。他最后看到的是他父亲的房子——现在是他的房子了。“做你自己的事,伊林。”在一个过去的老怪物的印象中,他对自己低语。“我告诉过你,管好自己的事。”盖瑞克经常引用别人的话,但是这次,他怀疑,就连比其他人都了解他的凯拉斯,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盖瑞克依然自己保守着几个秘密,这,或许,是件好事。

(渣翻见谅,原著真的特别美)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