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管局档案馆汉化组

一个致力于翻译星际迷航系列非正史小说漫画的汉化组。

【翻译】《悬疑小说(Enigma Tales)》每章信件体翻译(上)



本文由@莱伊琳娜之鹰 翻译


(又名《卡达西旅游指南》(又名《一个不是那么陌生的男人的来信》))

 

〔剧透警告〕

 

 

这本书的作者是Una McCormack,她曾是个同人写手,后来转正了。她还写了《the Crimson Shadow》和《Never Ending Sacrifice》等官方小说以及在这之前很多同人作品。ST官小的卡达西亚线大半都是她搭起来的。她在对卡达西这个种族的描写和对Garak这个人物的发掘上写的非常厉害。而且她毕竟同人女出身,八嘎的关系写的也很美——尤其是看完David Mack老爷子在《Control》中写的八嘎戏份后,再看Una大大的书简直就是一阵清流——虽说是很虐的清流吧……还有就是这个作者现在住在英国,她笔下的Garak说起话来也一股英国味儿。这样很贴近原剧而且看起来很带感,只是,这对翻译很不友好啊…… 

 

前情提要:这本小说发生在31区系列小说《Control》仅仅几周之后。在《Control》的结尾,Julian Bashir和SarinaDouglas以及其他一些人去曝光31区,结果Sarina被杀,Bashir进入了一种类似植物人的状态。Eriz Dax将Bashir带到卡达西,交给Garak——因为Garak是Bashir为数不多还信任的人之一。在这本书里Bashir没有任何好转,然后Garak就……天天给他写信……

 

这本书一共11章,每章开头都有一封信。先发四章

 

中英人名对照:

Elim Garak 伊林 盖瑞克

Julian Bashir 朱利安 巴希尔

Kelas Parmak 凯拉斯 帕玛克

Alon Ghemor 阿伦 葛莫

地名我没有翻译

 

第一章

我亲爱的医生:

曾经,我经常设想你第一次来卡达西亚主星会是怎样的情景。当我们刚刚相遇时,我想像我们信步走在首都的街头,在Tarlak大街两侧巨大而古老的ithian树下寻找着阴凉,有时停下来,到Torr城街头拐角的咖啡屋中喝一杯热气腾腾的苦gelat,或者爬上Coranum山,俯视城市里荣华的景象——那是我深爱且效忠的国度的心脏。我想像我们旅行到乡下,到一栋壮丽堂皇的屋子里。在那里,你会发现我们的世界充斥了一种荒凉的美感,你会理解这片土地如何塑造了我们,还有它给我们带来的需求的本质。

这是一个美妙的幻想。正是它在我早年的流放中支撑着我——那时候,卡达西亚似乎将要永远的离我而去,而你又是一个难得的朋友。接下来的几年我一直在修改着我幻想中的行程,尤其是卡达西亚对于我来说变得越来越虚幻了——我几乎不相信它曾经存在过,更不用说再次归乡的可能了。

但是最终,我还是回来了。但那不是我所熟知卡达西亚。

我很高兴那时候你没有来。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们仅存的废墟,我们的耻辱。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们像这个象限中的其他种族伸手乞讨。我知道如果你来了,你不会因为看到的这副景象而退缩,不会就此放手不管而不提供帮助——你的天性不容许这样。但是我不想让你看到饥饿,贫穷和恐惧。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们在沙暴中饱受折磨,排成长队以获得饮用水,用尽我们的全力从废墟中挖出尸体,然后再找力气去埋葬它们。我不希望让你看到这些。我不想要你的帮助。

然后,有一天,我从床上起来,发现春天已经降临了。孩子们生龙活虎,而不是在生死线上挣扎。高大的建筑里人们忙碌的生活,不再是空荡荡的残垣断壁。这里有生命,这里有希望。人们变了,诗人微笑着说。我希望你能来到这里,看着我们微笑。

你现在在这里了,朱利安,然而并不是以我曾经想象过的任何方式。然而我依然希望能向你展示我的卡达西亚——我希望我还能够向你展示任何东西。

你的朋友

盖瑞克

〔未发送〕


第二章

我亲爱的医生——

让我们踏上去城市的旅途。我们先离开你的房间——虽然它被设计成提供令人愉快的景色,并使你感到莫大的安慰,但终究还是像任何病房一样,很难说是最令人鼓舞的地方。

所以让我们将你的房间留在脑后。我们依然在我官方指定的住所里,而我应该承认我并不是很喜欢这里。这里挺新的,因此在舒适和方便上也有一些益处,但是我恐怕,这里对于我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一间牢房了——你可以回想起来,我曾经在监狱里呆过一段时间,因此我想我有资格做出这种评价。虽然我承认这极可能是我的幻想,但是无论如何,这四周的墙——我一直感觉它们在向我靠近……

毋庸置疑,在这个时候你一定会——像凯拉斯经常做的那样——提醒我,是我自己选择了这个角色,而且如果我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撒手不管,回到家中去读那些并不尽人意的书籍或者在我的花园中漫步。你无疑还会提醒我,我自身的谨慎对于我能否成功的扮演这个社会角色来说至关重要。这个社会对我有各种各样特殊的限制,各种的检查和平衡,以此来防止我……

防止我沉迷于过度的权利,像是我——与我们的那么多领袖——曾经所做的那样。防止我变的残忍。防止我忘记了,我选择这个角色不是为了自我膨胀,而是去尽力而为地弥补我曾经的过错。以防止我和那些世世代代掌握着卡达西亚的人,重复着一样浸满鲜血的史诗。

以防止我偏离了正轨。

我希望你能见到凯拉斯,我觉得你们会喜欢对方的,我觉得你们会尊敬对方。不仅如此,你们都有——曾有——对我说教的习惯。

我其实并不介意,至少不是很介意——那是我应得的。从某个方面来说,得知某人,在某处,真心的关切着我的身心健康,让我十分感动。这感觉挺好的——被一个人爱着。

我不介意你的说教。我希望能再次听到它。

盖瑞克

〔未发送〕


第三章

我亲爱的医生——

让我们将我的官方住所留在脑后。它很大——以它自己独特的方式,但是无论在哪个文明中,这类建筑看起来都比较相似——由一大堆复杂的房间堆砌而成,而其中的大多数只是为了满足官方的需求。因此无论这些建筑的布局多么气派宏伟,无论它们是如何被专门设计成给来访者留以深刻的印象的,它们实际上只是过分奢华的办公室而已。即使是我的私人房间,哪怕我尽力布置,还是感觉很缺乏人情味,好像我只是暂时寄宿在这里——像是从我的真实生活被流放,你可以这样说。有时我觉得这些房间很像我在深空九站上的住所。我在那儿在你和其他人的陪伴下度过的时光,比我人生中的其他任何篇章都要更深刻的影响我——我不知道我这最近刚刚开展的篇章会不会同样地影响我。我希望如此。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人生的史诗会不会再次重复曾经的故事?我会不会,再一次的,被证明有罪?

是的,让我们离开这些建筑的边界,来到室外。现在,首都沐浴在春日中——这个城市正处在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候。与多数人的认知相反,我们这儿确实有四个季节,但是其中两个,夏季和冬季,非常漫长而且无比的严酷。春天和秋天相对短暂,但是很受人欢迎——那是色彩明丽,气候适宜的季节。但是它们持续的时间的确不长,而且随之而来的就是苦日子。秋日的温和变成了冬日的残酷,而新鲜的春天成为了漫天沙尘的夏日。在我们的历史中,从始至终,我们都在毒害自己的土地,医生——就像我们对彼此那样——以极暴力的方式,被耕作的渴望所驱使着。这片土地,像是其他我们所利用的东西一样,并没有在我们手中蓬勃发展——它们变成了荒原。现在,作为回应,土地惩罚我们。夏天不仅带来了不可忍受的炙热,还有狂风,随着狂风雾霾被卷入城市。我们挣扎着呼吸,戴上自己的面罩。我们都带着自己的面具,从不远离它们。

然而,即使我们在夏日的坏天气中受苦,我们中的那些活着熬过“大火”之后的漫长时光的人都知道它们不再像曾经那样严酷了。在你们——星际舰队和星际联邦的帮助下,我们有事可做了,我们有经验了。首都边缘的土地正在以它们自己的方式重新恢复生机。我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能度过一个不用经受沙尘惩戒的夏日,那时整个城市都会仰起脸,看着那一丝不染的亮蓝的天空和明媚的太阳而感到欣慰。人们改变了(诗人曾经可不经常这么说),他们嘴角上扬。

或许有一天你也会改变,朱利安,或许有一天你会再次笑起来。

盖瑞克

〔未发送〕


第四章


我亲爱的医生——

终于,我们从公馆中逃了出来,如果能成功从我的保安队旁边溜走,我们会发现自己走在Tarlak的街上。在这里曾经耸立着政府大楼 ,以前我们伟大的联盟就是从这儿被管理着。由于我们终究是怀旧的生物,而且不希望被与自己的历史完全隔离,我们在这里重建了许多建筑;但是由于同样不想完全在历史中窒息而死,我们革新了这些建筑。在这里,旧议会大厅曾经坐落的地方,你会看到新议会大厅——在我们所谓的光辉日子中,德塔帕议会的作用只是给军部的决策盖章而已,但是现在的议会有权制定政策,讨论政策和立法。你还能看到新的情报处办公室。当然,曾经的黑曜石组织不只在这儿。它是分散的——栖息在黑暗的角落里,主要靠着灌输在人们心中的恐惧而存活。旧城塑造了新城的轮廓,但是并没有引导它的运作方式。

医生,当我还是驻星际联邦大使时,我去拜访了你那美丽的世界中很多的地方。你知道的,我在巴黎安了家,然而我同时也去看了很多你们的城市——尤其是在欧洲,那片曾浸满鲜血的土地上。在伦敦,我希望石头能够说话——它们似乎因为历史的沉积而变得更加沉重。在罗马,我一睹你们黑暗暴力的过去和起源。那时,法律让一些人成为了公民,也让另外的人成为了奴隶。在柏林,我看到的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城市。我走过一个街区,那儿曾是一个邪恶政府的行政中心,然后又在一场持久而残酷的战争结束时被夷为平地。

我爱着巴黎,医生,但是我认识柏林。我每天都行走穿梭在这样的一个城市里。

在我们离开之前,让我向你展示一个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地方。在这儿,议会大楼前方,有一个小小的岩石花园。你知道的,医生,水对我们来说总是稀缺的资源,而我们的花园很容易就变成可怜的生命,令人悲哀的植物垂死挣扎的地方。无论如何,在我们的岩石花园中,我们把这种不足转化成一种优势,将岩石变成形形色色的美丽景观——他们天然的地质花纹被巧妙的处理成庄重而抽象的图样,随处可见纤细脆弱的花草攀附在岩石上。这个花园被用来纪念总督阿伦 葛莫。他是我儿时的朋友,后来,他成了我的总督,然后他死了。他死了。那么多人死了。

而我在悲痛中又活过一天。

盖瑞克

〔未发送〕

 



评论 ( 1 )
热度 ( 19 )
TOP